长江商报 > 中国乡村振兴战略规划“施工图”敲定

开户送体验金无需申请

2018-10-08 07:11:33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22项指标明确五年重点任务

□本报记者 李璟

2018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局之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阶段性谋划,并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湖北省委政研室(省改革办)调研员余爱民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规划》是对乡村振兴战略全方位的顶层设计,贯彻实施好《规划》,对于解决我国农村经济社会发展阶段性矛盾,保证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开好局、起好步、打好基础,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分三阶段对乡村振兴战略实施部署

9月23日,时逢中国农历秋分节气,湖北随县的炎帝故里风景名胜区谒祖广场上,首届“中国农民丰收节”湖北省主会场庆祝活动在这里盛大开幕。当天,全国各地举办了一系列带有鲜明农耕文化、丰收文化特色的活动,展示了各地科技强农新成果、产业发展新成就以及乡村振兴新面貌。

2018年起,我国将每年农历秋分设立为“中国农民丰收节”,这是我国首次在国家层面专门为农民设立的节日。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局之年设立“中国农民丰收节”,有助于把各方面的力量、各方面的资源动员起来、聚集起来,有助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推动乡村实现全面振兴。

继今年2月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全面部署后,日前发布的《规划》,按照分三个阶段对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了部署,并设定了阶段性目标。这将是指导各地区各部门分类有序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依据,是统筹谋划和科学推进乡村振兴战略这篇大文章的行动纲领。

《规划》明确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的重点任务,提出了22项具体指标,其中约束性指标3项、预期性指标19项,并首次建立了乡村振兴指标体系。《规划》要求,按照到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分两个阶段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战略部署,2018年至2022年这五年间,既要在农村实现全面小康,又要为基本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开好局、起好步、打好基础。

按照《规划》,到2020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22年,乡村振兴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初步健全;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制定和实施体现了党中央对‘三农’工作的重视。”余爱民说,《规划》是关于乡村振兴的全方位的顶层设计文件,是推进实施战略的总蓝图、总路线图,更加突出了乡村振兴“总抓手”的地位。相比此前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规划》对现阶段以及今后五年的工作重点,作出了更加具体的安排,更具可操作性。“《规划》能使乡村振兴战略更有序、更稳步地推进,将开创新时代乡村振兴的新局面。”

构建产业融合的农业产业生态圈

 《规划》提出,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实现农村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有利于推动农业从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增强我国农业创新力和竞争力,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奠定坚实基础。

在发展壮大乡村产业方面,《规划》明确,以完善利益联结机制为核心,以制度、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为动力,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交叉融合,加快发展根植于农业农村、由当地农民主办、彰显地域特色和乡村价值的产业体系,推动乡村产业全面振兴。

“乡村振兴战略为农村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间,也为企业家提供了新的舞台。”武汉农畜产品交易所(以下简称“汉交所”)董事长杨帆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规划》明确提出要“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实际上就是激发农村创新创业活力,鼓励农业企业做大做强,进行集约化规模化的生产经营。

杨帆说,目前农业产业体系发展中,头部企业都在试图参与到全产业链运营中,如正大、新希望、温氏等企业都力图控制自己能涵盖的产业链所有环节,包括物流和金融。这本身也是国际大型农业集团发展的成功路径。

“与国内成熟的工业企业或者互联网产业相比,农业企业在‘搭平台’和‘金融服务’这两个领域有所建树的还比较少。”杨帆说,未来企业应该积极响应乡村振兴战略,以产融结合为发展路径,完善产业链、打通供应链、提升价值链,形成动态、多维并不断迭代增值的农业产业生态圈,着力推动农业产业化纵深化发展,推进农业产业转型升级。“产业全面振兴,才能更好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交叉融合。”

补齐短板引领推进乡村振兴

9月23日,湖北省咸宁市崇阳县柃蜜小镇迎来上万参加活动的群众和游客。经过三年的精心打造,位于崇阳县金塘镇畈上村的柃蜜小镇风景区如今声名远扬,游人如织,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红村”。

而在几年前,畈上村还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贫困村,村民们吃喝犯愁,村里的劳动力纷纷外流。有人说,这是“崇阳乡村发展的一大奇迹”,承载着山里人的梦想与骄傲,也沉淀着当地探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成功经验。

咸宁市副市长吴刚介绍,近年来,咸宁以特色为灵魂、以产业为支撑、以项目为载体、以创新为动力、以人才为保障,着力规划建设一批特色小镇,努力打造一批集产业链、投资链、创新链、人才链、服务链于一体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目前,已逐步成为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着力点和支撑点,推动形成“三生”同步改善、“三产”深度融合的农业农村发展新格局。

近年来,咸宁“中华鸡汤小镇”“金融小镇”“砖茶小镇”“新材料小镇”等特色旅游小镇如春笋勃发,层出不穷。数据显示,今年1-7月,咸宁市共接待国内外游客4138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0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幅均超过20%。

“特色小镇一端连着城市,一端连着乡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串联作用。”吴刚表示,把工业和农业、城市和乡村在要素配置、产业发展、生态保护、文化生活等方面有机联系起来,更加有力推动乡村振兴。

咸宁市乡村振兴的经验也与《规划》中提出的要求一致。《规划》中提到,当前我国农业农村基础差、底子薄、发展滞后的状况尚未根本改变,经济社会发展中最明显的短板仍然在“三农”,现代化建设中最薄弱的环节仍然是农业农村。除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深度不够等之外,农村人才匮乏、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和收入水平差距仍然较大也是关键,脱贫攻坚任务依然艰巨。

《规划》提出,要从四个方面提出重塑城乡关系,一是统筹城乡发展空间,加快形成城乡融合发展的空间格局;其二是优化乡村发展布局,坚持人口资源环境相均衡、经济社会生态效益相统一,延续人与自然有机融合的乡村空间关系;其三是完善城乡融合发展政策体系,推动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其四是把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作为优先任务,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推动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结合相互促进。

华中农业大学一位专家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相对城市发展而言,当前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处于落后状态,例如天然气供应、污水处理设施、道路桥梁等交通设施等方面,都需要加大投入,补齐短板。此外,诸如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不仅是硬件需要提高,还需要做好人的工作,培养和建设相应的人才队伍,根据农村具体问题采取不同措施,提升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水平。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